欢迎访问云南时报  今天是 2024年04月21日 星期天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高校、中学……ChatGPT“侵入”校园

人工智能聊天工具ChatGPT的功能正在被人们充分挖掘,学生是最早开始使用这一工具的群体之一。

2月9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刊发的独家报道——《调查|国内高校已有学生用ChatGPT写论文,“杰作”快赶上老师了!“AI作弊”怎么防?》在微博上引起了网友的普遍关注和热烈讨论。截至2月11日22:45分,阅读总次数达到8817.9万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评论区中注意到,他们当中,许多人也已经开始积极拥抱ChatGPT这项新兴技术。报道指出,在国内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调查发现,网购平台上仍然在售卖五花八门的AI工具。记者采访了北京、上海、四川等地的重点大学的一线教师,他们也正密切关注学生对于ChatGPT的使用情况。有的老师向记者表示,已经发现有学生用ChatGPT撰写论文。某位高校老师甚至直言,估计今年开学后会出现一些ChatGPT所引发的学术问题。

视觉中国图视觉中国图

该篇报道不仅在每日经济新闻官方微博获得270万阅读量,还在热搜词条“国内高校有学生用ChatGPT写论文”中获得大量网友留言,这其中大多是学生,也不乏知识界、科技界、新闻界的“大V”。

足见,ChatGPT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已成为公众热衷讨论的事情。基于此,记者对全国多地的高校进行调研采访,受访学生覆盖文学、理工等多个学科,甚至有的已是博士、博士后。

除了在高校领域有着一席之地,记者发现,ChatGPT的适用范围已经下探至学龄前儿童和中小学阶段。在国内教育界,ChatGPT正在“侵入”教育的各个年龄段。

而在教育界和学界,有人积极拥抱ChatGPT,也有人如临大敌。据多家外媒报道,美国许多高校禁止使用这项工具,此外,据《独立报》最新报道,就连国际学术期刊《自然》和《科学》也开始规定限制ChatGPT的使用。

ChatGPT会给教育界带来怎样的冲击,又将与教育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科研应用正在探索 ChatGPT也“偏科”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上述情况后,立即对全国多地的高校进行调研采访,受访学生覆盖文学、理工等多个学科,甚至有的已是博士,博士后。

在采访中,一名大学生试着用ChatGPT写论文并称“反响很好”,也有大学生告诉记者,ChatGPT产出的文字“语法正确”、“用词优美”。

记者调查走访多位文理科学生后发现,ChatGPT目前在大学生中的使用场景多为社会科学、语言、管理、传媒等专业,相比之下,理工科学生的使用较为少见。

记者在翻阅《调查|国内高校已有学生用ChatGPT写论文,“杰作”快赶上老师了!“AI作弊”怎么防?》报道评论时也发现,有评论提出了这样一个疑惑——“啥论文能用人工智能写了?理科生表示不理解。”

此外,北京一所高校的传媒专业学生向记者反映,ChatGPT写出来的内容总体上还是有用,并且用英语比中文流畅。“但是在写‘参考文献’部分,基本都是它编出来的,编得又很像,所以最好用它的时候是在你擅长的领域,然后再自己对内容进行核对。”

针对目前采访者所提到ChatGPT在运用英语文本比中文文本更顺畅这一点上,记者发现,有的同学也正是利用这个优势,使用ChatGPT来润色英文作文。

记者调查后了解到,不仅仅是本科生和硕士生,甚至一些博士生也正在思考如何使用ChatGPT,一名四川某高校人力资源专业博士研究生告诉记者,他也正在琢磨用ChatGPT帮助自己搞科研,但通过比较ChatGPT的产出,他认为,ChatGPT的回答现在来看还是太过宽泛。

而在医学这一领域,ChatGPT似乎能有更大用处,某大学医学院的一位博士后则明确告诉记者,ChatGPT甚至还能帮助医学生问诊。

他给记者分别展示了ChatGPT用英文回答“晚期胰腺癌的最佳化疗方案是什么”和“转移性胰腺癌的最佳化疗方案是什么”等问题,ChatGPT显示了看似“专业”的回答,并且这位博士后承认,ChatGPT针对某一症状或者疾病的问诊回复一般都不会出错,只是比较保守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早在去年12月,ChatGPT就已在医学上证明过自己的“能力”,“它”在一项研究中通过了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(USMLE),该考试分为三项,研究称ChatGPT在所有这三项考试中均达到或接近通过。

但对于科研而言,ChatGPT似乎帮助并不大,该名医学博士后向记者进一步介绍称,“ChatGPT本质还是个聊天软件,专业性肯定不强,学习的资料太泛太旧了。对于我们来说显然是不够前沿的。”

不过,与ChatGPT相似的蛋白质工程深度学习语言模型最近大放异彩,加州伯克利的一家初创公司取得了惊人的进步,他们采用深度学习语言模型——Progen,首次实现了 AI 预测蛋白质的合成。这项研究已经刊发在Nature子刊。有研究者认为,这个实验表明,自然语言处理虽然是为读写语言文本而开发的,但它也可以学习生物学的一些基本原理。

对此,这位医学博士后认为,“前沿医学的研究要开发专门的AI工具,ChatGPT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逻辑思路。”

ChatGPT与教育空间 中小学教师探索

在调研采访过程中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,ChatGPT除了在高校领域有着一席之地,其适用范围已经下探至学龄前儿童和中小学阶段了。在某一社交媒体上,多位博主上传询问ChatGPT关于“育儿”的相关话题。

记者随机走访了身边学龄前儿童的母亲,有一位居住在国内二线城市4岁小孩的妈妈向记者明确表示,她每天都会登录ChatGPT,和“它”聊会儿天,并且把“它”推荐给其他的妈妈们,解答孩子的教育问题。

目前来看,中小学的老师也在思考将ChatGPT融入到自己的教学工作中,一名刚入职的小学语文教师告诉记者,小学生由于年龄小,心智尚未发育成熟,在上课时不仅仅需要老师在知识上帮助,更需要在心理上的全方位培养,她经常询问ChatGPT诸如“如何矫正小学生行为习惯”、“教师如何与内向的小学生沟通”等问题。

另外她还提到,老师之间也在互相交流ChatGPT的使用体验,尤其在准备教学内容、探讨教学经验、以及处理突发学生问题的时候能显示出ChatGPT的用处。

“我每天都在用ChatGPT,这是个很好用的工具,”另一位某重点高中物理老师也对记者表示,ChatGPT不仅可以像搜索引擎那样使用,还可以对自己书写上提供建议。而当记者问及国内中学生的使用情况时,这名老师答复称,有学生已在他的鼓励下尝试把ChatGPT作为学习助手来使用。

“它(ChatGPT)相当于一个学习助手,可以提醒学生,哪些地方做得不太好,给一些指引。比如修改句子,给学习提纲,”谈到ChatGPT的具体用途,这名物理老师对记者说。

ChatGPT与教育关系 是敌还是友?

显而易见,ChatGPT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革,面对冲击,高校和学术界采取了行动。

据《独立报》报道,包括《科学》和施普林格-自然(Springer-Nature)在内的顶级科学期刊宣布了新的编辑政策,禁止或限制研究人员使用ChatGPT等先进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来撰写科学研究,因为他们担心这可能会在学术文献中加入有缺陷甚至捏造的研究。

而在美国高校,因为担心学生可能会利用它作弊,纽约市教育部副新闻秘书珍娜·莱尔(Jenna Lyle)在一份声明中说,纽约市公立学校在1月初禁止使用ChatGPT,并称该工具无助于“培养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”。

洛杉矶联合学区早在12月12日就成为首批封锁ChatGPT网站的地区之一,一位发言人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,该禁令是为了“保护学术诚信”。

此外,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包括乔治华盛顿大学、罗格斯大学和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在内的学校,教授们正在逐步淘汰带回家的开放式作业,这种作业似乎容易受到聊天机器人的影响。取而代之的是,他们更多选择课堂作业、手写论文、小组作业和口试的方法。

但也不是所有教育界人士都如临大敌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纽约市的一位高中历史教师亚当·史蒂文斯( Adam Stevens )发文明确反对他所在地区阻止ChatGPT的决定,他认为ChatGPT的出现是一个对学生的促进,而不是限制,他表示,ChatGPT 是批判性思维的宝贵工具。

英国剑桥大学负责教育的副校长Bhaskar Vira教授在接受剑桥大学学生校报Varsity采访时,表达了自己对ChatGPT的看法。他认为人工智能是一种供人们使用的工具,大学禁用像 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软件并不“明智”,大学应该对学习、教学和考试过程进行相应的调整,以保证学生在使用该工具时保持学术诚信”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国外许多学生也认为,人工智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学校应该拥抱它,而不是限制它。一名学生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认为学校的“禁令”是对于AI的过度反应,并称“每个人都需要冷静下来!ChatGPT并不是世界末日。”

可以看出,美国教育界对于ChatGPT的争议比较大。那么国内呢?

“AI在逻辑观点上,比如说针对学术的论文写作,可以对人的一个思路进行一定的有益补充。”一名北京重点大学社科类在读本科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他个人虽然对AI技术如今的发展表示振奋人心,也非常看好其未来的价值,但对于有些学生用ChatGPT整体地代替写作,他是不赞成这种行为的。

在采访中,一位浙江某高校研究生院的同学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其导师在开组会时已经明确规定不能使用ChatGPT,一旦发现,就按照抄袭处理。即便如此,这位同学也提到,ChatGPT产出的内容用来做参考也是可以的。

部分高校和中学的老师对于ChatGPT的“侵入”向记者表达了相对乐观的情绪,其中一名上海重点高校社科类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,虽然学生用这个(ChatGPT)写作业对教师来说是个麻烦事,但它只能做些简单重复的工作,高层次的做不到。另一名北京高校法学老师则称,“人定胜AI”,他表示,老师要是会提问题,就不会头疼了。只要老师了解每位学生的学术水平,就不用担心学生用AI来帮忙写论文的事情。

对此,前述高中物理老师则认为“堵不如疏”,并且积极鼓励学生接触ChatGPT。

不过,国内也有学生认为,ChatGPT不应该代替人与人在学术上的沟通,在采访中,有一位大学生向记者表示,就ChatGPT语言沟通交流技能而言,如果将其作为人与人之间相互沟通交流的媒介,沟通完全被机器替代,然后以AI的逻辑来进行普通的沟通和学术上的交流或者思维上的碰撞,对人类是有害的。

“文化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基础,人们再通过实践产生了一个又一个人类智慧的结晶,如果是用AI来完全代替交流的话,我觉得就是丧失了人类进步本来的意义了。”这名社会科学系学生进一步解释称。

每经记者 郑雨航    每经编辑 高涵 

封面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图

中小学学生ChatGPT 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云南时报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